三中二10元赔多少元

【征文啟事】“三線建設與軍民融合發展”專家論壇(2019)征文啟事 關于2019年度廣東省社科規劃課題(黨史特別委托項目)申報通知
當前位置:學習教育>史海鉤沉
突破天險通關隘 奪占樞紐迎戰友
時間:2016-10-13 來源:南方日報 作者:

汽車在遼闊的黃土高原穿梭,夏日西北的傍晚,一輪淡淡的月,越過一條條此起彼伏的田埂線,在清朗的夜色中升起。沿著甘肅省甘南自治州迭部縣達拉河而下,山路崎嶇,距離縣城105公里遠的臘子口,風呼嘯、水湍急,觸摸巖石上的彈孔,80年前激烈的臘子口戰役,躍然指尖。

臘子口系藏語音譯,意為“險絕的山道峽口”。1935年9月,艱難走出草地的中央紅軍,剛進入甘肅境內,再次面臨敵人的圍追堵截。危急之下,黨中央作出堅持北上的戰略。要北上,已被國民黨重兵把守的天險臘子口是唯一通道,必須奪取。

生死險隘,背水一戰!面對占盡地利的敵人,紅軍戰士再次突破極限,打開北上的通道。從此,紅軍猶如迅疾的戰馬,馳騁于陜甘地區。1936年10月,三大紅軍主力部隊先后在會寧會師,標志著中國革命走向勝利的轉折點。

俄界—臘子口—哈達鋪—岷縣—會寧……8月中下旬,采訪團對80年前發生在西北大地上的長征壯舉發生地,逐一走訪。

●采寫:南方日報記者 湯凱鋒 王劍強 攝影:南方日報記者 郭智軍 實習生 翁志鵬 孫皓辰

重走

俄界會議堅持北上抗戰道路

岷山峽谷,山巒重疊。迭部縣達拉鄉高吉村口,錯落在山間的田地,金黃的青稞隨風搖曳,古老的大楊樹軀干上的年輪,默默記錄著著名的俄界會議。

俄界是迭部縣境內的一個藏族村莊,位于縣城東南68公里處,村莊西南處有8座高峰矗立,十分壯觀,故村名藏語稱“高吉”。此地屬岷山峽谷地帶,達拉河穿行岷山南北,成為甘川之間的“隱秘”通道,歷來為兵家必經之地。

1935年9月11日,黨中央、毛澤東率紅一、三軍團和中央軍委縱隊8000余人,離開川北大草原后進入甘肅,第一站便來到高吉村。

走進高吉村,村口是寬闊的俄界會議紀念廣場,一座高9.12米的紀念碑巍然挺立。不遠處,一座具有藏式特色的小木樓保存完好。

“這是俄界會議的舊址,也是當年紅軍司令部和毛主席居室。”迭部縣黨史辦副主任給曼說,因當時負責翻譯的人,把藏語的“高吉”翻譯成“俄界”,作會議記錄的同志便將“俄界”記下,故稱“俄界會議”。

小木樓現在的主人叫冷草,今年45歲。1998年,在政府的幫助下,冷草一家人搬到了對面的新居,但她常帶著孫子回祖屋轉轉,做好房屋的日常維護。“在這個房子里,爺爺奶奶接待過毛主席,我們有特殊的情懷。”冷草說。

“紅軍進村后,看起來很可憐,又不搶糧,還宣傳北上抗日,不破壞民俗,紀律很好。”冷草說,爺爺奶奶看到戰士們那么艱苦,就拿出青稞等食物招待,并通知躲出去的村民回來。

黨中央到達俄界時,形勢極為嚴峻:前有堵截,后有追兵,黨內又存在“南下”的分裂主義。為了統一方向,9月12日,中共中央召開政治局緊急擴大會議——俄界會議。

“俄界會議時間短,意義重大,進一步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和全軍的領導核心地位,批判了張國燾分裂主義的錯誤行為,明確繼續北上的正確道路。”給曼說。黨史評價,這是紅軍長征自遵義會議后,又一次關乎革命成敗的重要轉折點。

戰士“云貴川”帶隊神兵天降

沿達拉河順流而下,出溝后行駛數公里,便來到旺藏鄉次日那村。在一處平坦的小廣場上,一棟藏式兩層小樓格外熱鬧,那是次日那毛主席故居。

“毛主席從俄界下來后,就住在這里。”房子的主人桑杰,今年53歲,一直守著祖房,接待來訪的游客。

在諸多游客中,來自上海的胡曉陽引起采訪團的注意。她父親是紅四方面軍的一名戰士,過草地時得了病,躺在一座破廟里,后來被后續部隊發現,1名戰士將他扶上馬,才得以走出草地。

“父親吃了很多苦,但他的信念十分堅定,臨去之前,還一直想回長征走過的地方看看。”胡曉陽抽噎著說,如今,父親已辭世10年,為了完成老人家的心愿,她特意帶著父親的照片回訪長征路,“還要拍照片給家里的老母親看。”

1935年9月13日,離開俄界后,中央紅軍到達旺藏寺,毛澤東就住到次日那村。正是在桑杰家的小樓里,毛澤東向一軍團二師四團團長王開湘和政委楊成武下達了“以三天的行程奪取臘子口”的命令。

天險臘子口是迭部通往漢族地區的交通要塞,也是紅軍當時進入甘肅內地的唯一通道。

“峽口狹窄處僅8米,水深3米,橋寬1米,橋長約30米。”據給曼介紹,當年,國民黨軍官魯大昌以3個團的兵力,設下多道防線,橋頭有兩個碉堡,還配有數挺機槍,后面是碉堡群、彈藥庫。

9月16日下午4時,戰斗正式打響。天險易守難攻,紅軍幾次進攻均未奏效,于是做出調整,一部正面輪番進攻,消耗敵人;一部從側面攀登峭壁,摸到敵人背后去突襲。

此時,1名貴州籍苗族戰士自告奮勇,秘密帶著一支隊伍,攀藤附葛,用綁腿布條牽引著,登上峭壁,到達敵人背后。17日凌晨,從天而降的手榴彈炸開了敵人的碉堡,背面突襲和正面進攻相呼應,紅軍終于拿下臘子口。

臘子口一戰,打出紅軍的威風,提振全軍士氣,徹底粉碎了國民黨意圖將紅軍困死、餓死在雪山草地的陰謀。

如今,臘子口戰役紀念碑高高屹立在峽口,那位帶頭攀上絕壁的戰士沒留下名字,人們給他取名為“云貴川”。

“會寧紅軍會師,中國安寧”

在紅軍會師地甘肅會寧,隨處可見以“會師”命名的地標。圖為會師門舊址。

臘子口戰役后,中央紅軍繼續北上,經哈達鋪休整、榜羅鎮會議后,翻越六盤山,最后達到陜北蘇區。而此時,紅二、四方面軍仍在曲折北上。

1936年夏,為促進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,實現全國抗日戰爭,中共中央作出紅軍三大主力會合的偉大戰略決策。

當年5月中旬,中央紅軍(紅一方面軍)主力改編為西方野戰軍揮師西征,迎接紅二、四方面軍北上。

三大主力會師,地點選哪?1936年9月,中共中央在陜北保安(今志丹縣)討論會師地點時,周恩來提出,會寧是隴東重鎮和交通樞紐,是中原通向西域的必經之路。紅二、四方面軍北上,必須經過會寧。紅軍三大主力在會寧會師,既占領了樞紐地區,又掌握了戰略主動權。

毛澤東聽后興奮地說:“會寧,好地名,好地名啊。會寧紅軍會師,中國安寧。”

如今,走進會寧,會師紀念館、會師樓、會師塔、會師聯歡會址……隨處可見以“會師”命名的地標。80年來,會寧的發展始終凝聚著會師精神,會寧也以多種方式銘記會師歷史。

進入長征會師紀念館,壯觀的會師紀念塔三塔環抱,矗立蒼穹。紀念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該塔高33.3米,至第10層合為一塔,第11層收頂。“三塔象征著三個方面軍;至第10層合為一塔,象征著當年10月10日的會師;塔高11層代表紅軍長征經過的11個省。”

會師樓建筑始建于明代,如今古貌依舊,紅旗招展。登上古城墻眺望,80年前會師的一幕,仿佛又重現眼前。

1936年10月7日,紅四方面軍先頭部隊到達會寧縣城,與紅一方面軍先頭部隊會合。10月10日黃昏,紅軍在文廟大成殿內舉行會師聯歡會,朱德總司令宣讀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、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、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發來的賀電。

此時,正北進的紅二方面軍,因連日降雨,突發山洪,渭河猛漲,加上敵胡宗南、毛炳文、王鈞部搶先控制了渭河東岸,延遲了與紅一、四方面在會寧縣城會師的原定計劃。直到18日,紅二方面軍六軍團到達會寧老君坡,才與紅一方面軍二師五團會師。

至此,三大主力紅軍部隊在會寧實現了會師。“會師是在戰爭狀況下進行的,使得會師地點選擇增加了許多不確定因素,在大會師的過程中,形成了以會寧為基點,多處會合的格局。”紅軍長征紀念館相關負責人表示。

會寧會師規模大、影響廣、意義深遠,正如徐向前元帥在《歷史的回顧》一書中所述:“三個方面軍會寧大會師……在中國革命史上揭開了新的一頁。”

■檔案

時間:1935年9月、1936年5月至10月 地點:甘肅迭部縣俄界、臘子口,宕昌縣哈達鋪,岷縣等地

事件:中央紅軍走出川北大草地,進入甘肅境內后,召開了俄界會議,堅持北上抗戰的戰略方針。為了打通當時向北轉移的唯一通道,中央紅軍按時奪取天險臘子口,順利進入陜甘地區。1936年10月,三大紅軍主力部隊先后在會寧會師。

■紀事

甘肅哈達鋪老中醫暢通第四代孫暢輝民:

暢輝民仍在哈達鋪鎮上開診所。

紅軍首長沒錢付藥費

送給我太爺一把銅勺

哈達鋪被譽為紅軍長征路上的加油站。1935年9月,紅軍突破天險臘子口后,到達哈達鋪時,部隊供給不足,因此駐扎休整。期間,哈達鋪的老百姓熱情相助,為紅軍提供糧食、衣物、醫藥等物資。其中,城門橋南側的“同善社”,曾是紅一方面軍司令部及周恩來的住所,留下“一把銅勺”的故事。

長征路上,周恩來積勞成疾,因沿途缺少醫藥,肝囊腫病惡化,到達哈達鋪時,身體十分虛弱。幸運的是,當地藥材資源豐富,在老中醫暢通先生的悉心診治下,周恩來的身體狀況大有好轉。由于經費缺乏,無力支付醫藥費,周恩來將隨身的一把銅勺贈予老中醫留作紀念。

暢通先生家世代為醫,到現在,他的第四代孫暢輝民堅持在鎮上開診所,服務周邊群眾。

暢輝民說,太爺當時已經70歲,并不知道“首長”就是后來的周總理。解放后,經各方回訪研究,才得以確認,但那時太爺已去世。不過,太爺還在世時,經常告訴家人,“紅軍紀律嚴明,不拿群眾一針一線。”

“勺子一直保留到上世紀80年代,后來捐給了博物館。”暢輝民說,每當講起這個故事,家里人都感到自豪。如今,他女兒也在大學讀醫,他經常告誡子女,“行醫就是做善事,不要斤斤計較。”

■人物

14歲小戰士為救3歲娃犧牲

獲救者后代名字合稱“繼續長征”

在會寧會師紀念館,一位小紅軍的故事讓來訪者感慨不已。小紅軍小名叫林娃子,是一名通訊員,住在當地一戶姓魏的人家,魏家有個3歲的孩子叫魏煜,14歲的林娃子總帶著魏煜一起玩,兩人親如兄弟。

一天上午,鄉親們得到又有紅軍部隊到來的消息,家家戶戶帶著雞蛋、土豆等,到外面迎接紅軍。林娃子也領著魏煜來到村外等候。

然而,當紅軍部隊到達后,敵人的飛機突然飛來,并展開密集轟炸,在紅軍的引導下,老百姓都撤到安全的地方。林娃子正要撤退時,身后傳來一陣哭聲,他一看,魏煜還蹲在地上,手緊緊地抱著頭。林娃子奮不顧身地撲向魏煜,把他緊緊護在身子下面。

“嘭!”炸彈爆炸了,一陣硝煙過后,魏煜還活著,林娃子卻再也沒醒過來。聞訊趕來的朱總司令抱起林娃子,忍不住淚水,顫抖著說:“伢子啊,長征你都走過來了,卻犧牲在這兒了。福你還沒享呢。”

為了感激小戰士的救命之恩,魏煜的爸爸請求把林娃子的遺體安葬在他家祖墳旁,每當祭奠逝去的親人時,也紀念林娃子。魏煜長大后,不忘小紅軍的救命之恩,為了報答紅軍,他給自己的3個兒子取名魏繼征、魏續征、魏長征,連起來就叫“繼續長征”。

如今,魏煜已離開人世,家人把他的墳安在林娃子的旁邊,這對兒時的玩伴又可以在一起了。

統籌:梅志清 孫國英 嚴 亮 執行:洪奕宜 劉江濤 徐 林

(責編:楊建輝 李杰)


三中二10元赔多少元 欢乐生肖计划 玩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云南时时前三走势图 斗地主玩法规则 买足球竞彩会赚钱吗 pk10赛车8码滚雪球计划 双色球涂卡图片 名人登录注册 21点游戏怎么玩 彩种最多的彩票平台